梔子花,白花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1
  • 来源:成人超级碰碰免费视频_成都4p视频雪梨枪 迅雷下载_郭mini福利视频下载

  1
  大學校園裡總是有著秘密的,對於細心的我來說,發現秘密其實不過是很容易的事情。劉瑩總是跟我抱怨說,這個地方真是沒勁,找不到一處好玩的地方。我聽瞭,沒有做聲。其實我發現瞭一個很隱秘的所在,隻是劉瑩沒看到而已。
  那是宿舍樓後的梔子樹,我留意它已有些時日瞭。那棵樹長得很隱蔽,倚著墻角,躲在一排桂花樹後。五月的微風拂過,密集的綠葉裡,竟探出一張素白的小臉,是梔子花開瞭。先是一朵,後又一朵,再一朵……我日日跑去看,小心地摘瞭一朵,夾在書裡。夜裡,劉瑩聞到花香,爬上我的床,纏瞭我問,哪來的?我堅決不吐露梔子花的秘密,便說,買的。
  我確信,偌大的校園裡,除瞭我,再沒有第二個人發現它。大學校園裡有很多地方讓那些俊男靚女們沉溺。而我,隻是一個平常的女生,喜歡捧本書,尋找安靜的角落,坐下來,一看就是大半天。那棵沉默的梔子樹就是我的最好寫照,而我也願意在自習的時候去樹下看書,風兒輕柔,花香陣陣,這的確是個好地方。
  那日,照例去看梔子樹,卻意外發現一個男生,正提著方便袋在摘花,滿樹的梔子花,眼見得沒瞭。我一陣心疼,叫,你怎麼可以?
  男生顯然受瞭驚嚇,匆忙間縮手,回頭,一雙細長眼,瞇成彎月。陽光透過繁密的樹葉,篩落下來,光影點點。他就站在那一片光影中笑瞭,你是楚楚?語調裡,有掩不住的驚訝和欣喜。
  楚楚,你的塌鼻子,怎麼還沒長高?他接著拋出這句,臉上的神情,已換成嬉皮笑臉的瞭。這神情,我熟極瞭,除瞭方興宇,還能有誰?
  童年,小山村,外婆傢。
  總有酸酸的山楂果可吃,還有大棗和小毛桃。外婆傢的鄰居有個淘氣的兒子方興宇,大我一歲,上樹下河,無所不做。他帶著我玩,卻總惹得我哭,我生來的扁鼻子,他就塌鼻、塌鼻地叫我。這一叫,就叫瞭好些年,一直叫到我們都長大。
  高一那年,外婆病重去世,我最後一次去小山村,碰到方興宇,他已長成英俊的大男生。我們並排坐在從前玩過的大棗樹下,聽山風吹得嗚嗚響。疼我的外婆走瞭,這個小山村,再也不會和我有聯系瞭。
  靜默中,方興宇突然轉臉看著我,輕輕地說,塌鼻,我們還會再見面嗎?我對他的提問沒有準備,隻是隨口說瞭句,也許吧,我要考大學,那所大學是我的理想,可它在南方,如果你能考到那裡的話,我們還會見面的。
  方興宇久久沒有出聲,在我轉身就要離開的時候,認真地說,塌鼻,你要好好的。
  這一句,像親人的叮囑。多年後,我記憶的觸須,總會在無意間碰觸到這句話,碰觸到這個人,心裡有點酸,有點甜。是山楂果的味道。
  2
  方興宇摘的那袋梔子花,很快到瞭一些女生手裡,她們歡快地叫著,方興宇,再給我一朵。於是他便瞇著細長的眼,分發他手上的梔子花,一邊分,一邊安慰,別急別急,都有都有。
  那是他組織的舞蹈隊,清一色的女生,跳一曲《望春風》。每年的6月份,學校都要搬出一臺文藝匯演,有送舊迎新的意思。這年的文藝匯演,是方興宇負責。其時,他念大三,已是校學生會宣傳部的文藝部長。
  他帶我去見那些女生,他介紹,這是我的塌鼻妹妹。女生們笑,沖我和氣地點頭。她們請我吃話梅,連話梅袋子都給瞭我。於是空閑的時候,我就跑去看她們排練,看方興宇貌似專業地指導她們,這兒揮臂,那兒騰跳。
  咖啡色T恤,白色休閑褲,方興宇的穿著,隨意裡,透出英俊來。那遮不住的英俊,和他臉上一點點的壞笑,吸引得女生們蝶樣地圍著他。她們的眼裡,柔情似水。
  經常有女孩子對他發出各種邀請,比如自己的功課不好,讓他幫忙補一下,或者有人說某某電影不錯,晚上一起去看吧。每次方興宇說出這些事情時,都用一種很平常的語氣,隻是在我聽來,這些邀請似乎都隱藏著別樣的好感。
  但方興宇對誰都好。女生們要求,方興宇,彈一曲聽聽。他答應一聲,好。坐到鋼琴前,十指彈跳下,瀑佈一樣的鋼琴聲,就嘩嘩嘩地淌下來。女生們要求,方興宇,我們跳累瞭,請我們吃冰激凌吧。於是他就跑去買來冰激凌。方興宇買給我的,除瞭冰激凌外,還有山楂片,粉色小盒子裝著,圓圓的山楂片躺在裡面。他在眾目睽睽下,舉著山楂片朝向我,說,我的塌鼻妹妹,從小就喜歡吃山楂。
  我吃著山楂片,舌尖上,酸酸甜甜。
  沒人的時候,我裝著不經意地問他,方興宇,你喜歡她們中的哪一個?他歪瞭頭看我,微微一笑,露出一排潔白的牙,思索瞭一下後回答我,都喜歡。
  最最喜歡哪一個呢?我不依不饒。
  穿白裙子,長頭發的那一個,方興宇說,我們是高中同學,都認識6年瞭。方興宇臉上的笑容,漸漸淡瞭,現出認真嚴肅的神情。
  我知道那個女孩,她叫林心月。很好聽的名字,很漂亮的女孩。我的心,有些涼意。
  3
  大四下學期,方興宇開始為找工作奔波,常常一連半個月不見人影。
  我有意無意地,會想想他,在抬頭或低頭的剎那,想起他的壞笑,他的英俊,還有他那溫柔的聲音,直到想得心疼痛。那些日子,天空總是藍得很澄清。又一年的梔子花開瞭,黃蕊,白花瓣。我的同學,都在加緊談戀愛。
  這時我才感覺到,原來校園生活也有些寂寞。
  男生高原走到我身邊時,是在一個黃昏,夕陽美麗得讓人無法忘記,我就坐在梔子樹下,看著夕陽發呆。高原給我看一些照片:我坐在小河邊看書的,我在一樹的梔子花下沉思的,我伏在桌上寫字的,我手插在格子裙的口袋裡走路的……我驚訝極瞭,問高原,這些照片哪裡來的?
  高原誠實地說,我偷拍的。很早就喜歡你瞭,你與班上的所有女生都不同,你的驕傲,是在骨子裡的。
  我笑瞭笑,沒有說什麼。心裡想的是,這個男孩真挺勇敢的,可這話,為什麼不是方興宇說呢?
  4
  方興宇過五關斬六將,竟考進一傢媒體單位做記者,年薪五萬。
  簽下合同的那一天,他在我的宿舍樓下大聲叫著,塌鼻妹妹!塌鼻妹妹!惹得整幢宿舍樓的女生們,都探出頭來看。
  我一路跌跌撞撞跑過去,他卻拍拍我的頭說,沒事瞭,塌鼻妹妹,我就是想看看你,你上樓去吧。說完,他果斷地轉身離去,那邊,正候著一個長發女孩,是林心月。
  我傻傻地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,心裡的怨恨迭起,方興宇,你當我是誰啊?
  高原成瞭我的男友,他並不高大,也不英俊,但卻很體貼,給我買山楂片,還買大棗,吃著山楂片,嘴裡雖有些酸,但心裡卻有著一絲甜意。隻是總有點失落,這山楂片,與方興宇買的,味道似乎不一樣吧?
  5
  林心月突然來找我。
  畢業之際,宿舍裡很是雜亂,到處散落著方便面盒子,餅幹袋子……大傢都是早出晚歸,每個人都奔波在應聘路上。林心月就是這個時候,敲開我的宿舍門,她在一地的方便面盒和餅幹袋子中,踮著腳尖走到我跟前。她說,何楚楚,我是來向你求助的。
  她跟我說起她和方興宇的故事,八年相戀,從高中,一直到大學畢業,到找工作,她一路跟著方興宇。甚至他最初上大學的費用,都是她父母替他交的。她的傢人,早已把他當作傢裡的一員。卻換不到他一句承諾,她的眼裡有淚盈眶。
  她問我,到底怎樣,方興宇才肯好好愛?轟的一下,我隻覺得心的哪塊地方缺瞭口,風也灌進來,雨也灌進來。
  我表面上不動聲色,笑著告訴她,方興宇喜歡藍色,愛吃辣。還喜歡,吃大棗。